读者投稿

天地一如:续经典之慧命,传圣哲之心灯

编者按:本文系读者投稿,并授权发表,在此向作者致谢!

父母生命给,慧命南公启。

先生就是漫漫黑夜里的光明,茫茫雾海中的航灯。读先生著述,心里总有踏实的感觉,因为内心里我早已把先生当成了最信任、最敬仰的智者、觉者和导师。故先生逝世对我打击很大,当时犹如精神世界倒塌,四顾茫然泪如泉涌:先生不在,心无所依,无尽之路,谁予指引?!一直难以相信维摩诘也会生病,当然现在明白佛也不能改变生老病死的因果。 

但凡认真接触过中华文化经典,即便学得不够深入,相信也能真切感受中华文化的伟大,对存亡虑绝、慧命如丝的中华文化道义担当之情自然也就油然而生,若不为此智慧文化的复兴尽些绵薄之力,良心真的不安,况且先生惊雷之言永撼人心:

“国家亡了还可以复国,民族文化亡了,中华民族将万劫不复”。

故我虽庸碌浅薄之人,但也能想到先生的辞世是中华民族的巨大损失。

因时运等因素,中华文化在漫长的薪火相传过程中积尘累垢渐负沉疴,先生智慧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用生动幽默引人入胜的讲演、旁征博引晓畅明白的著述,扫尘除垢还本复真,消除了千万人对中华文化的误解,使其观察到、体悟到中华文化智慧之光。

先生更是用一生行谊亲身证明了历久弥新与时俱进之中华文化的伟大,从而使得千万人理解、认同、接受、奉行进而受益于中华文化,从而使得千万国内外人士,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无一不深深感动于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无一不以生为华夏子孙、龙的传人为荣。

先生的辞世,更是世界民族的巨大损失。

先生目光如炬,俯察古今洞见未来,深切关怀人类文化潮流的走向,因此事关系人类当下的福祉,更关系人类未来的延续。钱吉先生70多年前就深知先生胸怀抱负:“知君关心两件事,世上苍生架上书”。

先生40年前就对全球思想潮流进行了精准点评和预测,如《论语别裁》中先生说:“十九世纪威胁人类的是肺病;二十世纪威胁人类的是癌症;我想二十一世纪一定会是精神病。”

先生绝非危言耸听,因为身处以市场为载体在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领域不断加速全球化的时代,以下早已成为诸多现代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常识和现实:

竞争在地球上全面展开,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主导人类社会,市场经济全球一体化进程也就自然演化为难以控制的、以利为中心的漩涡。因不断物化而身心俱疲的现代人,其生活表现为“高强度、高压力、快节奏、物欲化、空虚化、焦虑化”之特征,而当社会发展速度、竞争压力的强度远超人生理、心理适应的速度和承受能力时,后果不堪设想(如30年来,我国已成为糖尿病患者比例最高的国家,精神病患者最多的国家)。

西风东渐、传统式微。不可否认:西方文化特别是近现代科学文化带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和人类社会的发展。但同样不可否认:西方文化本质是以竞争为核心,在破坏中寻找“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人与其心平衡”的外向型强势文化。

竞争可带来妥协,但很难带来和谐,科学与民主高度发达的当今世界显然并不太平。

长途漫漫,未来人类文化如何走向和谐共荣的光明之路?

先生并未直接给出答案,先生说自己是个“顽固地喜欢中国传统文化的老顽童”,其实从先生的幽默话语和一生行谊就能够找到,也许就是先生的不言之教吧。

因当今世界全球化化潮流浩浩汤汤,中西汇通势不可挡,值此际遇何去何从不仅关乎中华文化之命运,更关乎人类之命运。

风云际会,西方文化身处东西汇通融合主流之位,然其咄咄逼人的排他性竞争造成冲突不断,不仅使得世界震荡难安,且有毁灭之虞。

然其他民族文化或不够高深广大,或因其宗教排他性介入而难以担此重任。

故能担当世界融合、东西汇通之领导使命者将惟有儒家为代表的中华文化。

因儒家文化有“道并行而不相悖,万物并育人而不相害”的慧识,有世界大同而非一同的格局,有君子和而不同的气度,有使天下学问各安其位各得其所的洞见,有对现实的体贴,亦有对生命终极的超越,有厚德载物的包容、有礼让三先的谦让,有自强不息、与时俱进的进取,更有舍我其谁、当仁不让的担当。

综观世界各民族优秀文化,也只有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中华文化可不借助宗教而能更清晰阐述人生的价值和使命:人何以为人?如何成为人?如何成为合格的人?如何成为优秀的人?如何成为饱满充实而有光辉的人(止于至善之人)?

长者之风谦德似海,先生常言自己一无所成一无是处,当然不会主动推荐自己的著述,但常劝人读《论语别裁》,可见先生对儒家文化特别是成人文化的看重。

因为一切问题都是人的问题。

人者,仁也,由仁字可开出天人合一的宇宙观、世界观;人我合一的社会观、价值观;身心合一的生命观、人生观。。。

儒释道虽有名相之区别,但儒释道实为相通而非截然不同。

因儒家可直接不断高明止于至善,至善通无、通道,通本体,通如来(小子揣测和想当然了),如子贡和颜回都有慨叹孔子通达性与天道的高不可攀。

由儒家可旁通道家,如孔子有无可无不可之语等;再如自汉以降道家人物多为儒士出身;由儒家亦可旁通佛家,如古代多帝王将相多为居士,僧人也多是读书人出身。

故中华文化虽内为一体,但外亦有不同,如佛家重度化,迷时师度、悟时自度,然佛家深明因缘所生,故佛度有缘人,无缘之人则难度。道家重点化,点透则透,若点不透,因缘时机不到,虽舍之可也。而儒家则重芸芸众生之教化,亦即明知不可而奋力为之。故从现实而言,儒家最弘毅、最积极。

因此说世界融合、东西汇通之领导使命,惟有儒家文化为代表兼摄百家的中华文化才可以担当、才能担当。

至此,更可进一步体悟习总书记倡导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伟大复兴之深意,不仅是找回民族自信、大国自信及中华崛起的中国梦,更是气势磅礴、格局宏大、引领世界的天下大同梦。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隅,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

值此人类世运升降浮沉之关口,复兴弘扬中华文化,此为举而措之天下之民经天纬地之事业,然能如此者,在人,在当下之人,在未来之人。

此人何人?此人乃关乎未来中华文化继往开来之人、关乎人类命运之大气度、大胸怀、大视野、大格局、大境界、大担当之人。

先生即是如此之人,即是续经典之慧命,传圣哲之心灯的人,先生虽逝,智慧永传,期许先生智慧点亮愈多世人之心灯,为美丽世界、大同世界贡献光明。

注:(文章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南懷瑾文教基金會
由南師子女、
眾多弟子、
社會賢達
共同發起成立。
旨在以求真、求實、
求信的理念,
來與社會大眾共同
分享南師的智慧。
並開展相關實踐活動。

功勳富貴原余事,
濟世利他重實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