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稿

李妍:我未曾谋面的先生——南怀瑾

编者按:本文系读者投稿,并授权发表,在此向作者致谢!

这几日读史,我看到玄奘的时候不由得哭了;我看到岳飞的时候不由得哭了。再两天,偶然看到南怀瑾的时候不由得哭了!

如果是因为同情哭玄奘,怜悯哭岳飞,那么,哭南怀瑾是为什么呢?

我听到他视频里的传来的风趣和幽默,不羁的言语里透着一种只有内心可以隐喻的感觉。后来果不其然,听到他人的采访,说到他背后的眼泪和哭声,说到他结束课程以后,大笑转大哭,我好像一下豁然,觉得我之前的感觉是对的,我知道他的苦、他的急迫和他的心思。

提到他的平生都是苦的,除了短暂的童年。

家里被洗劫后,学也上不起了,所以去四处寻找机会,自幼聪慧好学,求知欲高,所以拜了很多的老师。有武术的、有佛家、道家的。孱弱的身体经过武术修炼再也没有生过大病。

他闭关自己在与世隔绝的大坪寺,整个冬天,大雪封山,不见一根蔬菜的情况下,他用了三年的时间苦读经书。因为读某些重要经书必须是出家人才行,所以,他剃度出家。因为他要传承    快要断层的文化,所以他向佛祖请示还俗。“不二门中有发僧,聪明绝顶是无能。此身不上如来座,收拾河山亦要人。”

他主动与人搭讪,给人讲佛经,之后小有名气,学生拜访去他的“家”说:用家徒四壁都不能形容他的“穷”,因为他连四壁都没有。但是他却从容自然,好像他什么都不缺,因为世界就是他的。

1937年,侵略者的枪声打响了,国难当头的时候,他满怀抗日报国的热情,报考了中央军校,义不容辞地到了“大后方”参加抗战、救援。他听说过生病的母亲为了不拖累两个孩子逃往大后方,而自杀的故事;也经历了战败后,有的冻死,有的饿死,还有的兵来到了大后方,夜里被狼吃了的很多。“我心里头真是眼泪在肚子里流。”这些经历是隐藏在他心底永远的痛,他从不愿提起,但却铭心刻骨。

他为国共领导人暗地牵线搭桥,促进谈判。

他牵头促进金温铁路的落成。

他为了驳斥日本铃木大拙在美国宣扬“禅宗来自日本”之说,他写了《禅海蠡测》,书的最后一页赫然写着“为保卫民族文化而战!”

1970年,他成立东西精华协会。

他随后在台北青田街借了尼师的四楼讲课。因为学生煮饭发生矛盾,学生跟尼师道歉未得原谅,先生就给尼师下跪。

只要学生通过考核,他给学生零用钱,听课免费。最后使得他借的高利贷,利滚利,每天都有过来的还账单,如果还不上,三个票压在一起他就要坐牢了。

他一直布施,把自己都布施进去了。家庭也在替他布施。他财布施,法布施,他倾囊布施。

他在台湾亲自把佛、道、儒的文化培养起来,扎根后,他决定回大陆。台湾的学生、亲朋哭劝,他说:“不要唱离别歌”。学生们哭着说:“我们需要您,留下吧!”,他毅然地说:“海的那边有13亿的人口。”

2006年,他88岁高龄创办了太湖大学堂,为弘扬中国真正的传统文化不遗余力。

每当提到“文化断层”,他就会大哭。

他说:“我一生拼了自己的一条老命,就是要为中国文化的传承做一些工作。”

他说:“我就好像一个老树一样,现在就剩我这一个老根子,趁我这个老根还活着,还在的时候,你们要发芽,你们不发芽,当我不在了,也许这个根就断了。”

他说:“中国的传统文化不能断,所以我现在最担心的,靠你们了,我们都老了,像我们这一走掉,你们接不上手,这个文化就断层了。”

但凡你是个人物,都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甚至抨击。面对这些,我只想说:且不说读的书量有没有资格评判,仅就高师指点、自我磨炼、自我领悟这一条就让我们凡人望尘莫及。

到最后,只想说一句,现在言论自由时代,你可以说什么都行,如果要对此人都要中伤以博噱头的话,我觉得那就真的非人了。想一想:他在苦读经典的时候,你干嘛呢?他全身投入抗战的时候,你干嘛呢?他举债为中国培养文化人才的时候,你在干嘛呢?他近九旬还在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拼命的时候,你又干嘛呢?

自从读了他的著作和著述,才慢慢地真正打开了一扇通往国学和佛学的大门,才真正看到了光明。在纷乱的世间,“智慧出,有大伪”,邪说太多,枉说不少,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根本传统文化的人是难以分别真伪的。他是我们的引路人,是一盏明灯。身心的明灯!

我写到这里豁然开朗了:我为什么哭他?

因为由衷地敬他!爱他!感谢他!

注:(文章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南懷瑾文教基金會
由南師子女、
眾多弟子、
社會賢達
共同發起成立。
旨在以求真、求實、
求信的理念,
來與社會大眾共同
分享南師的智慧。
並開展相關實踐活動。

功勳富貴原余事,
濟世利他重實行。

TOP